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温情的下午餐 ——读周?璞小说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
时间:2019-11-27    来源:澳门金沙网站大全集团

一个饥饿的年代,一个充满温情的故事。十月的青藏高原,雪花在窗外肆意地飘洒着,我就像小说中饥饿的小龙一样在贪婪地阅读着周?璞的小说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(《人民文学》2019年第三期)。读着读着,心里竟涌现出一股股暖流,忽然觉得脸上热乎乎的,手一摸,是泪。有多久没有读到这样的小说了,我不知道。

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故事并不复杂,讲述了在那个实行供应制的年代,万素花和她的孩子们由于没有城市户口,为了填饱肚子,想尽了一切办法省吃俭用过日子,但尽管如此,她的几个孩子仍免不了挨饿,无奈只好选择让两个大些的孩子去食堂乞讨,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好心的程阿姨,从此开始了两年多的美好时光,每个星期日的下午,由他们的妈妈带领着,去这位程阿姨家饱餐一顿。

小说讲述了在那个特殊年代人与人之间的友爱、信任、尊重和理解,充满了浓浓的温情,让人一读就放不下。尤其是小说开头对那桌几乎没有吃就离去的饭菜的描写,那半条白胖的鱼,去了灵动的糖醋里脊,基本没动的梅菜扣肉,还有那凝了一层白醭已经冷却的冬瓜排骨汤,对于出生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、经历过饥饿折磨的人们来说,充满了无尽的诱惑。

小说中程阿姨是美好和善良的化身。她虽然身居城市,但本身并不富裕,丈夫远在部队,夫妻长期两地分居,自己一个人带着个名叫“壮壮”却并不强壮甚至可以说瘦弱的孩子生活,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在看到乞讨的孩子和吕家的实际生活情况后,毫不犹豫地伸出友爱之手,从自己并不富裕的有限口粮中省吃俭用,对这一家人给予帮助。从此以后,每个星期天的下午餐,对吕家几个孩子来说,不仅仅是一顿饱饭,而且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。

每周一次的下午餐,使他们学会尊重人。尊重是互相的,第一次去程阿姨家的时候,万素花特地烧了一大锅温水,让五个孩子挨个在大盆里洗了澡,穿上干净衣服,以后每次去程阿姨家,万素花也都是这样做的。洗干净手脸,穿上干净衣服,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。程阿姨呢,每次万素花娘六个去,屋子里也都是打扫得纤尘不染,水泥地拖得锃亮锃亮,床单铺得平展展的。

每周一次的下午餐,使他们学会不干扰影响他人的生活。程阿姨住的是老式的苏式三层楼房,一层三户人家,公用卫生间公用厨房,为了不打扰邻居的生活,万素花只敲了一下门,单元门就打开了,那个女人无声招手让他们进来。她的轻手轻脚影响了这一群来人,也都压低声音,鱼贯进入走廊最里面开着的一扇门。因为床上的单子铺得平展展的,没有一丝褶皱,他们宁肯像一把扎起来的葱站在屋里,也不往床上坐。还有吃饭的时候,几个孩子眼珠子转着,心里伸出无数个争夺的小手,但不敢抢,倒像在比赛斯文。这一点,也无疑是程阿姨喜欢他们这一家的原因之一,虽然贫穷,但他们懂礼貌有教养,尽管这种所谓的礼貌教养都是装出来的。

每周一次的下午餐,使他们学会了维护别人的自尊。在程阿姨和万素花娘六个之间,她们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一种平衡,尽管这种平衡看不见摸不着。如,第一次去程阿姨家,临走的时候,万素花揭去枕巾和大床边的细溜单子说,那我拿回家给你洗净,下次带来,程阿姨没有反对。作为女人,程阿姨无疑是最理解万素花此刻的心理,所以生怕哪里做得有一丝一毫有损对方的自尊,这娘六个就不会再登门了。万素花呢?除了教育孩子懂礼貌有教养,每过一两个月,就会说,今后我们不来了吧,太给您添麻烦了。程阿姨都严肃地说,必须来,孩子们正在长身体,不能缺了营养,你这个当妈的,要负起责任。给戴了一个这么神圣的帽子,万素花也只好愉快听从了。

小说中小龙母亲万素花的塑造,同样充满了温情,可亲可敬,她有着东方女性所具有的勤劳、善良、明理、坚韧不拔的优秀品质。如,面对困苦的日子,她省吃俭用、精打细算,一个人打两份工,一份是在一个国营厂招待所干临时工,打扫卫生洗床单,另一份工是下班后在另一个国营单位的大食堂择菜帮厨,没有工资,管一顿饭,唯一的好处是能偷拿一点吃食,说是吃食,实际就是职工们倒掉的剩饭剩菜,她托一个大姐留给她,说提回家喂鸡,其实只有一少半倒在鸡食盆里,其余的都进了几个孩子永远也填不满的肚皮。受人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,是中国的传统美德。在接受别人的帮助,而又无力回报的情况下,洗衣服洗床单,也许是万素花这个善良的妇女表达感谢的最好的方式了。

每周一次的星期天下午餐,是一种对人性真善美的呼唤。小说中,不论是程阿姨,壮壮、还是程阿姨的丈夫军代表,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充满温情的。特别是壮壮,每次万素花带着几个孩子来,他都主动回避,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家里地方小,但更多的则与他自小受到的良好家庭教育有关。尤其是在多年后,小龙上了军校,壮壮选择不去主动相认,而是害羞般转开头去,这是给对方极大尊重。

正如作家周?璞在创作谈中写道:每周一次的星期天下午餐,养育了这些孩子的身体,而且也充实了他们的心灵,塑造了他们的人格。

小说结尾,当看到二十多年后,万素花带着小龙和他的儿女们再次来到程阿姨家的情景时,我禁不住泪如雨下。是啊,不到一定年龄,没有一定的生活经历和阅历,你永远体会不到这种感觉。

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是对真善美的呼唤,我喜欢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,因为我也曾经历、生活在那个年代。□王晓峰(义海能源)